• 写在回国前

    2013/01/09

    明天此时,我已踏上回国的飞机,赴美三年,终将收尾。

    现实往往比电影出人意料,离职前心里荡起小小涟漪,老板的挽留与工作签证,提上档期的美帝绿卡,这些着实诱惑了我一把,我等俗人,说不为金钱所累为假,动摇才是真。然而,这种喜悦却要自己消化分食。和朋友谈起,有人不予理解,有人眼热这份幸运,再或者还会有人质疑,就连老妈也着急搀和一把:咋地,想留美国赚钱不回家了你个熊闺女!快回来,别胡闹!此刻,心里才真正懂得,忍住眼前诱惑,守住内心的坚持绝非易事。不舍,哪有得。还好,树苗栽下,大树已经枝繁叶茂,无论此刻我乘凉与否,树一直在。

    回想这三年,承蒙老天眷顾,收获良多,得到更多。愈发觉得,和优秀的人接触,工作,合作是多么正确与幸运的事情,经历与教训,要远远大于那一纸文凭。然而,纵使收获的多,老天亦不吝啬的从我身边剥夺,留洋两年,外公和奶奶相继离世,就连7岁的爱犬也因病不治离我而去。我非铜墙铁壁,弱点暴露无遗。任何事和亲人比起来都是无色苍白,每每被上司调侃:小朋友,你回国是因为太想家吗?我的回答总是一样的:比起我想家,父母更挂念我......

    谢谢你们,善良的人们,谢谢老天,对我如此眷顾。虽然我的家乡会有食物的安全隐患,会有恶劣的交通,会有不完善的社会体系,会有更辛苦的工作和不足这儿三分之一的薪水,可是,那儿依然是我的祖国,有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。今日一别,后会有期。

    想起去年曾经在人人网回答一份接龙的答卷:迄今为止,最让人兴奋的是哪个时刻?我答:是每次飞机降落到北京机场前,见到北五环那灯火通明的街道。

    如今,这一刻,就在眼前。

     

  • 哞哞,写给你

    2012/06/04

    哞哞已经离开我一个多月了,这期间,收到朋友们不少安慰,当然,也有人会说到:就是只狗嘛,再养一只。

    是的,她只是只狗,她活了七岁多,而我也只不过24岁,她陪伴了我人生三分之一的时光,她是我的家人。

    就在从indy搬家来休斯顿前在家里收拾东西,忽然发现一张去年给哞哞拍摄的照片,心理莫名一颤,于是晚上打电话给老爸,得知了哞哞已经病死一个月的消息。如果说有一种哭法是叫撕心裂肺的话,我想当时自己的反应可以这样来形容。感谢宽容的邻居,没有拨打911告我扰民。

    把你的照片埋在门口的小树旁,埋几块排骨,放上一颗彩色橡胶球,第二天起来,发现橡胶球不见了,是你来叼走的吗?

    我一直不敢去想,也不忍心来写些什么,怕想起你,更怕抑制不住内心的难过。前天开车在高速上,突然想起你,然后哭的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或许,更多的话,我想留在心里,在梦里悄悄地讲给你一个人听。你是我的,谁都夺不走。

    这个博客,就此告一段落。不是想逃避,只是最近几篇日记,尽是散播各种负能量。这种力量本应该自己吞食消化,不应带给更多的人。

    或许有一天,会再提起笔。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或许。

  •  

    清明节之前几天,晚上时常梦到姥爷,一个人孤独的在家里走来走去,我叫他,却没有回应。于是给老妈打去电话,叮嘱清明的时候,多烧些钱给他。不久前,老妈打来电话,说是栽了一棵小松树给他老人家,这样他就不会孤独了。

    想起最后一次见到他老人家的场景,我拿着相机,给他拍照,姥爷看到后,把我叫过去,扶正了一下有点倾斜的领口,正襟危坐:“来,小雪,给姥爷好好拍一个上半身照片,到时候挂在咱家客厅上......"

    这种感觉,无法名状。他已然知道,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而我,也清楚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,因为,两天后,我就会登上返美的飞机.....

    在短暂的开小差之后,我按下了手中的快门,事实,如他所愿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妈妈说,姥姥在结束完疗程后,就火速搭上了去千佛山的大巴,她无法停止旅行的脚步,乐在其中。

    姥姥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,没有之一。

    在她生下小姨的第一天,我的身生姥爷,就悬梁自尽了。听说他老人家生前写了一手好字,有文化,于是就糊里糊涂的当上了书记,不幸的是,在那个年代,有文化就会被Ge Ming,于是,他以这种最惨烈的方式,抛妻弃子,证明清白。而姥姥在坐月子期间,因为伤心过度,半夜时常哭醒,于是落下了神经头痛的毛病,到老未除。

    事后,她拖家带口,毅然改嫁。

    切换到去年姥爷去世的时候,我在电话里,对着姥姥的话筒,泣不成声。而她,却平静依旧:“他也解脱了,我也不再辛苦,这不值得伤心。” 事后一个月,她便火速搭北上北京的老年旅行大巴。直到几天前,她得知我年底要赴北京工作的消息,还激动不已:“北京好地方啊,玩的地儿可多了,我上次去太匆忙,下午去故宫逛了一会儿就出来了,我明年开春儿再去一趟...”

    或许在姥姥眼中,人生真的如同旅行一般,沿途风景,尽收眼中,见得多了生离死别,人生就变得举重若轻。

    思绪枯竭,就此止笔了。

     

  • 舞台

    2012/02/10

    从微博上偶然撞见了一个小妹妹,那时,我们都上小学,每次代表学校出去比赛,我们总在一起。

    我跳舞,她唱歌。

    每逢市里的歌唱舞蹈比赛,我们总在一起领奖。唱歌,她第一名,跳舞,我偶尔撞撞运气,也拿个第一名。

    有过几张和她的合照都是在颁奖台上面。

    后来,大家一起去省里比赛,她依然是第一名,而我,却只能捡回个三等奖,或者优秀奖。

    上初中那会儿,听说她去北京艺术团了,而我,像大部分有着自己爱好的学生们一样,放下爱好,一本心思念书。

    直到昨天从微博上见到她,已然是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一名留学生。从youtube上听到她在牛津献唱的歌声,当年甜甜腻腻的小女声,已经变成浑厚的女中音,不变的是那张小脸上,依然不改曾经的甜美。

    我的心,又开始不安分地想念舞台了。或许,如果当年继续舞蹈生涯,如今的我已经是北舞或者艺术学院的一员,哪天在电视台给人伴伴舞什么的。

    也没准,现在这个舞台,比电台那个更广阔。

  • 筹码

    2012/01/20

    迷雾中困惑和挣扎的心情终于开朗起来,2012年的第一个好兆头。

    我明白了自己坚持下去的意义,目的。

    拿到公平交换的筹码,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    为此,奋斗不息。

  • 最后的周

    2011/12/08

    今年感恩节去陈叔家吃火鸡,陈叔是一爽快人,席间谈起现在国内80后结婚问题,其颇有见解:

    “我们结婚那会儿都是三大件儿,缝纫机,手表,自行车。时代不一样了,当年的三大件儿如今变成了房子和汽车,其实性质上是差不多的。”

    众人乐,我急忙插嘴:“那叔叔当年是拿哪三大件儿把阿姨收复的?”

    “三大件儿?想当年我可是八大件儿!每年我们外经贸部的人回国都有一件儿免税贵重物品的名额,你阿姨什么名牌手表没见过,哈哈~”

    听到这里,心里便不免有些悲凉。

    美国的生活,简单又惬意。陈叔的女儿即将从沃顿商学院毕业,如今已经拿到芝加哥高盛的offer, 其太太亦在世界500强公司任要职,而陈叔自己更是indy华人圈的有名律师,倘若当时的他没有远离故土,而是继续留任国家外交部要职,想必事业上的成就已非几人能及。

    “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这样,选好了路,只能往前走,不能往回走。”

    还有一个周就要结束在美国的学生生涯了。有时候想想,自己可真是个矛盾的人。渴望稳定,又寻求改变。每逢好朋友问起,喂喂,你何时回国? 我总是言之凿凿的回答,明年此时。其实心中忐忑的很,怕又遭遇变故,推迟了回家的安排.....

    哦,忘了说了,陈叔和老爸相仿年纪,想当年,老爸在上墙爬树,撒尿和泥的时候,陈叔已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一名拿全额奖学金的大学生了......

     

  • 回国,回家

    2011/10/31

    从国内回美两周了,精神仿若依旧没有回来。

    老爸悲伤消瘦的脸颊,爷爷孤独落寞的身影,奶奶墓碑前盛开的白色百合花,昼夜不停的南无阿弥陀佛......

    悲伤过后,一夜之间,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,

    倘若没有了精神的土壤,那么即便盛开多么鲜艳的物质花朵,也只是昙花一现。

    我相信,这是一种精神的召唤。

    “毛,咱们一言为定,明年的这个时候,你从法国飞,我从美国飞。”

    “从今天开始,我要画一张倒计时回家的日历,每过一天,划掉一格。”

    “Duba, 来青岛吧,这里也有德勤,也有四大。”

    朋友们的话,记在心里,长辈们的嘱托,放在心上。

    老天保佑一切顺利。

  • 薇薇回国了,我只能焦头烂额地呆在家里,继续备考。翻一翻去年回国的照片,忽然间就那么想家了。

    妈妈说,院子里的樱桃熟透了,大家爬到树上去摘樱桃...

    妈妈说,闷闷越来越调皮了,刚栽上的枣树都给刨断根了...

    我掐指一算,狗狗们都已过暮年,能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,而我,还在美国这么杵着,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...

    你喜欢会计吗?

    还行吧......

    喜欢金融吗?

    也还好吧......

    不喜欢来你妹的美国啊!学你妹的business啊!一辈子和不喜欢的东西打交道,自虐狂啊神经病啊!

    ......

    我一边赶着饺子皮儿,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,没错,我就是个神经病,从小到大,就没有热爱过学习,我热爱的,是做一个好学生的感觉,是所谓“好学生”头顶的光环...如果非要说,对什么东西着迷过,恐怕就只有苦学5年的舞蹈了,而这唯一的兴趣爱好,也在上中学的时候被掐断了。

    找不到喜欢的东西,所谓“擅长”便也无从谈起。

    或许,人生最大的杯具就是看透了万物,却没有看懂自己......

  • I'm sorry to tell you that you have lost your F-1 status as ......

    这真是个不错的消息,宛如惊雷落地,让我瞬间从磁铁床上弹起。补材料...跑银行...再补材料...再跑银行...

    我向来以赖皮著称,遇到麻烦就学鸵鸟,把头藏进翅膀里,如今,藏无可藏,躲无可躲.为某个粗心助教的错误渎职

    买单,却依旧要笑容满面:“thanks for your help!”,背地里只能暗自气愤:“谢你老妹!谢你娘亲!”

    心情,像极了indy的天气,阴雨绵绵,天雷滚滚。角落杂草丛生,夜半梨花满地...

  • 波士顿惊魂

    2011/03/19

    春假期间,一行人等去boston, NYC游玩,夜间下榻波士顿Haytt宾馆,电梯升至四楼客房服务区,迎面而来的是

    一直硕大无比的大丹狗。

    此狗身高1米5左右,面部表情呆滞,嘴角口水横流,狗主人牵着他坐电梯。

    在见到此狗的第一秒,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飞出电梯,汗从头皮流到脚底:

    "don't worry! he is very friendly!"狗主人解释道。

    电梯里的人个个面色绯红,挤出及不自然的微笑,小心翼翼走出电梯。待大丹狗和主人坐上电梯离开时,人们个个

    面露菜色......"my goddness..."

    一切狗狗,在大丹面前,皆是浮云......

    不知道能不能托运一只回家......